主办单位: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现在的位置:文章中心>>文艺

访著名词作家石祥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诗歌之友 文学/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9/28

 

有时候,会因为一首歌记住一个人。也许是因为歌曲的曲调悠扬,也许是因为歌词的真实感人,也许是因为演唱者的深情演绎。那么,石祥就是这么一个值得记住的人。理由很简单,他的作品目录上,赫然写着《十五的月亮》。这,不就足够了吗?

 

石祥,原名王石祥,著名军旅诗人、词作家。曾任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专业歌词作家、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198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98年为专业技术3级(文职少将级),代表作有《十五的月亮》、《望星空》等。

 

寒窗苦读,终成铅字

石祥从小就很懂事,虽然家里一贫如洗,但他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几乎每次考试都保持前几名的成绩。

中学时代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记者,虽然当时他甚至不能完全弄明白记者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书本里那无穷无尽的魔力已经吸引了他。在老师的指导下,他开始成为学校板报的主编。别看这个主编管辖的范围不大,可就是这一片一亩三分地,倾注了石祥无数的心血。

当好主编之余,石祥也不忘向他心仪的报刊、杂志投稿,别说,工夫不负有心人,文学青年石祥的文章终于第一次变成铅字了!他还记得,那是他初二的时候,文章登在《中国青年报》上,内容是报道县中学旁的一个农村合作社,用做活剩下的布头给乡村孩子们做玩具的事情,题目就叫《给孩子们做玩具》。

双手捧着报纸,看着自己的豆腐块,心情激动的石祥更加坚定了要走文艺之路的信念。

 

投笔从戎,崭露头角

1958年,已经中学毕业教了几年书的石祥,与几名学生一同投笔从戎,应征入伍了。他来到了邢台驻军某部,部队领导一看石祥在地方是党员,又当过中学教师,还在报纸上发表过文章,绝对是个人才啊,于是,机关想让他留下来工作,新闻报道组想让他当记者,还有部门想让他去打字写文件……一时间,石祥这个知识青年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在这里除了写诗、搞创作,石祥还经常给部队的首长们当老师,教授代数、几何、三角等科目,经常是许多首长集合坐好,师政委向石祥敬礼后大声说:报告列兵王石祥同志,全师团以上干部集合完毕,请你上课!

最后,石祥到了高射机枪连,此时,北京军区一些全国知名的作家经常到这里来体验生活搞创作。这一年魏巍正好在这里写长篇小说《东方》的初稿,师政委对魏巍提起:我们这里有个兵会写诗。

魏巍一听非常高兴:把他叫来,让我见见。这时的石祥,还只是一名入伍没多久的新战士,能够受到魏巍这样的大作家接见,心情激动得简直难以言表。而魏巍则对石祥也非常关心,当着他的面对师里的领导说:这个人你要把他放到连队去!意思是要让石祥在连队里摸爬滚打,锤炼磨砺。

就这样,石祥成了连队里最普通的一名列兵,训练紧张艰苦,但又充满了激动人心的力量;夜深人静的时候,石祥还常常在草垛旁站岗,而且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就在这静谧的夜色中,石祥构思出了一首诗《对刺》:刺刀对着刺刀/怒吼对着怒吼/————/一龙,一虎/龙争,虎斗/一刺,一防/一攻,一守……

这首铿锵有力的短诗,很快被师里的干事帮忙寄出并发表,后被北京军区政治部评为优秀作品。

 

部队锤炼,日趋成熟

基层生活给石祥后来的创作积蓄了很多养分,1964年,石祥被调入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创作歌曲的前辈有:晨耕、生茂、唐诃、刘薇、洪源……之前虽然写过很多诗,但写歌词和写诗完全不是一回事,用石祥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骑自行车的人突然要学起杂技里的独轮车,看似简单,学起来难。

但幸好有这些老前辈、老同志的帮忙,石祥的进步很快,陆续合作写出了《一壶水》、《老房东查铺》、《打靶歌》等一系列军旅歌曲,这也为他此后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在部队生活中锤炼了多年的石祥,开始更加深入的思考和更加成熟的创作,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下部队体验生活的素材积累。石祥记得自己曾访问过某守备师一位年轻的参谋长,这位30多岁的老兵家在农村,与妻子长期过着牛郎织女般两地分居的生活。妻子多年照顾生病的公公婆婆,喂水喂饭、熬汤熬药、端屎端尿,公婆吵架她还要劝解。一直伺侯了数年,直到二老相继去世,她又独自把小叔子、小姑子拉扯长大……像这样的军人妻子,石祥见到的,听到的总是不胜枚举,但是为什么没有写给她们的歌呢?这个念头一直久久萦系在石祥心中。

19844月,《解放军歌曲》举办创作学习班,而石祥由于正忙于大歌舞《中国革命之歌》不得不请了一周的假,带着创作《献给军人妻子的歌》的强烈愿望,来到了某集团军。

一天,石祥看到几名战士坐在一起,忘情地演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他就过去问道:为什么爱唱桃花?战士们一看是来这里搞创作的词作家石祥,也顿时有了亲切感,一五一十地答道:我们想家,但是不能直接唱,只能唱桃花,可以缓解一下心情。

这时,石祥一下子想起了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位战友说起的故事:他的妻子在家里患了重病,又不愿意麻烦他,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顾,孩子又小,妻子只能背着两个孩子一步一挪地往最近的卫生所爬……那位战友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眼睛里噙满了泪花,他对石祥说:要是能写一首赞颂军人妻子的歌该多好啊!

 

灵感触发,写就经典

是啊,战争年代,妻子送丈夫上战场;和平岁月,军人的妻子又长期默默地奉献着,这不正是我们要弘扬,要歌颂的吗?想到这里,石祥连忙回到屋子里,关上门打算创作,但命题有了,他却苦于找不到下笔的突破口。

用什么人称呢?妻子、丈夫?这样的词汇使用得太频繁了。阿哥、阿妹?似乎又不够严肃。苦思冥想无果,石祥推窗远眺,抬头看到了悬挂在夜空的一轮明月。明月千里寄相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些描写月亮与思念的诗句一下子涌上了他的心头。对呀!月亮不就是最好的寄托吗?就假设军人和他的妻子分隔两地,却都同时看着这一轮明月,互相思念着呢。

于是,石祥提笔写下了十五的月亮,

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

也思念,我也思念。这同时也解决

了人称的问题,用最简单的你、

相称,亲切而又不失意境。

思路一打开,石祥的创作灵感源源不断,很快就完成了这首歌词的创作,并定名为《十五的月亮》。现在回忆起来,石祥说:一共没用10分钟,恐怕,这就是文思如泉涌的最佳写照吧。

第二天一早,石祥晨练时遇到了作曲家铁源:铁源同志,我写了一个歌词,你听听!他兴冲冲地把歌词向铁源背诵了一遍,铁源拍手称好,也赶快回房间,与同屋的徐锡宜共同创作出了这首《十五的月亮》。

故事到这里还不算完,恰好一位《解放军报》的编辑看到了这首歌曲,大加赞赏,并连夜坐火车赶回报社,第一时间发表了歌曲《十五的月亮》的曲谱。那时,可能连石祥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首下连队创作的歌曲,后来竟然成为了流传大江南北的经典歌曲。

这样一首著名的歌曲,在《歌曲》发表的稿费是多少呢?听到这个问题,石祥笑了:你恐怕都想不到,这首作品的稿费一共是30元,我作为作词,领取了一半,也就是15元的稿费。这么一看,数字好像还真有点儿特殊,《十五的月亮》,稿费是15元,还真是挺巧合的!

 

三个版本,各具特色

也曾有人提出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董文华演唱《十五的月亮》里有一句:你守在婴儿的摇篮边,我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怎么好像颠倒过来了,一般不都是男同志守卫祖国,女同志在家里操持家务吗?

其实,石祥告诉我,《十五的月亮》本来就是军人歌唱妻子的歌,歌词就是这样的,而且演唱版本其实有三个,分别有不同的特点,是由不同的人演唱的。

当年歌曲发表的同时,《十五的月亮》也悄悄在连队里了起来,每当教战士们学唱这首歌的时候,总能看到他们感动的泪水、激动的眼神。于是,大家萌发了把这首歌录制成唱片,唱给更多人听的想法。

正巧,这时一位导演拍摄的一部电视片需要录制一首主题曲,特意找到了石祥,因为他们相中了这首《十五的月亮》。于是,请来著名歌唱家蒋大为,录制了《十五的月亮》的首唱版本。

由于种种原因,这首歌暂时没有大范围地流传开,之后又是1984年中央电视台的中秋晚会,当时总政歌舞团的歌唱演员柳培德演唱了这首望月思乡的歌曲。柳培德的演唱清新自然,抱着吉他的方式也给很多电视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五的月亮》后来获得全国青年喜爱的歌金奖,选票高达20多万张,连石祥的爱人也调侃地说:这些选票中,起码有一麻袋票是柳培德挣来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故事说到了大家熟悉的歌唱演员董文华。那时董文华还是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的一名合唱演员,一日,她到作曲家铁源家里去练声,偶然看到钢琴上放着歌谱《十五的月亮》,这位年轻的小姑娘一把拿走了歌谱:让我看看!

铁源连忙说:你别动,这是军人歌唱妻子的歌,你一个女同志唱不合适。再说了你还没对象呢,怎么能唱这些夫妻之间的感情呢?

但是董文华非常喜欢这首歌曲,还是拿回去仔细练习了一番。在一次下部队的时候,战士们要求合唱队员都分别独唱一首歌曲,于是,董文华演唱了这首《十五的月亮》,唱得在场的战士泪水涟涟。

当然,最后还是董文华把这首歌唱遍了大江南北,唱到了每一位军人的心坎里。一位部队的领导曾经来问石祥,这首歌好是好,可是每次一唱就把我们的广大指战员都唱哭了,连领导们都泣不成声,这可怎么办?

石祥沉思了半晌,回答说:那你就给这些人一人分配一个小屋,每个人15分钟,尽情地让他们哭一次吧,这才是真情的流露啊!

许多军嫂听罢歌曲,也纷纷写信给石祥,表达自己的心声,天津的一位军嫂在来信中写道:我的丈夫在东北的边防,不是我不爱他,实在是太难熬了!两个孩子,六七亩地,老人还要伺侯,自己又有病。听了《十五的月亮》,边听边掉泪,这首歌就是给我写的啊!

洛阳的一位女教师来信说:我丈夫是烈士,军功章属于他的一半他带走了,只留下我的这一半。政府慰问送来了一块光荣烈属的匾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谢谢你想到了我们这些人,你们写的歌,唱出了我的心情。

 

相濡以沫,温馨感人

作为文职将军级的人物,石祥的妻子同样也是一位军嫂,谈起自己的妻子,石祥说,我对婚姻有自己的看法:有人问我为什么爱她?我说我无法回答,因为爱是无价的。我的妻子也像《十五的月亮》里唱的那样,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为此付出了很多,正是——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石祥的妻子名叫王淑琴,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同是战友歌舞团词作家的刘薇大姐看石祥没有对象,就热心地替他张罗了起来,还特意规定了四条硬指标:部队工作者、出身要好、要是党员、还要是医生。

于是,刚刚从医校毕业,正在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实习的王淑琴映入了石祥的眼帘。为了见面,她还特意请假来了北京,和石祥在北京八大处公园的山上聊了两个多小时,彼此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一年之后,两人结为夫妻,像所有普通的军人家庭一样,丈夫努力工作,妻子则以操持家务为主,几年后,两个儿子相继出生,石祥给儿子取名为王哨和王岗,意喻为祖国站岗放哨,后来,两个儿子也都来到部队工作。

对于自己的家庭生活,石祥说印象中总是记得妻子在操劳;每天从医院下班,她总是拎着大包小包的菜挤公共汽车回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已经够累的了,但她还是一进门就进厨房扎上围裙做饭。每天忙着家务,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在这平静和谐的家庭氛围中,石祥得以安心创作,那另一半的军功章,不可否认,石祥也是写给自己的妻子的。

如今,石祥已经退休在家,但还时常参加一些研讨会、诗会;空闲的时候,他喜欢和妻子携手去爬山健身,生活充实而又洋溢着温馨。用石祥自己的话说,他是一名模范丈夫: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遛狗,不随便乱握女人手。

说这话的时候,石祥的表情虽是调侃,眼神里却荡漾着幸福的笑意。原来,他家那十五的月亮,还是依旧那么圆啊。   

 (蔡楠/撰稿 张脉峰/整理)

文章录入:hankuncalm    责任编辑:admin 

>今日

关注

民生

友情链接:

百度腾讯新闻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搜狐新闻美通社南方报业网
人民网凤凰军事网易中国周刊司法部中纪委监察部报网站中国评论新闻网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京ICP备10212063号
主办: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北京旭日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新闻访谈》Magazine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