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网络传媒集团 今天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首页 今日要闻 访谈 国内 国际 视频 法制 社会 文史 财经 企业 文学艺术 名人书画 军情 图片新闻 健康 汽车 农业 教育 校园 旅游 游戏 动漫 体育 企业工矿 娱乐视频 新闻视频 文化博览

现在的位置:文章中心>>财经

炒原油期货 准备好了吗?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8-17    【字体:

  柏可林 摄

  上市原油期货的紧迫感和必要性并没有因为国际油价下跌而受到影响,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在按计划推进原油期货上市准备工作。对于投资者而言,原油期货交易将首次在我国商品期货领域引入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建立与产品风险特征相匹配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与此同时,各期货公司与相关企业也在全方位备战原油期货上市。

  国内原油期货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准备。

  据了解,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将推出原油期货第三批规则,包括交易、结算、交割、风控和合约设计等,并向社会征求意见。

  上海一家大型期货公司原油事业部负责人范薇(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最核心的部分,客户最关心交易细则和实物交割细则。”

  在第三批规则征求意见后,能源交易中心将会推出原油期货仿真交易,时间约为一个月。

  因此,市场人士预计,原油期货最快将在9月底10月初上市。

  目前期货公司正在积极为原油期货做相关业务准备,包括拜访潜在境内外客户,境内外IT系统对接,对国内期现市场法律法规进行梳理,扩充熟悉期现市场、境内外市场的复合型人才等。

  范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据我们接触的境内外客户情况来看,大家对原油期货非常感兴趣,起码有一半客户愿意关注和尝试。”

  而据记者了解到,国内不少机构和和个人投资者已瞄准了原油期货品种,跃跃欲试。

  企业:积极性提高

  范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虽然我们很早就开始接触原油期货的潜在客户,但是原来企业客户参与意愿并不是很高。今年随着市场化改革推进,企业积极性明显提高,最为积极的就是新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地炼企业,他们对原油期货都比较感兴趣。”

  今年2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符合条件的地方炼油厂在淘汰一定规模落后产能或建设一定规模储气设施的前提下,使用进口原油。

  自今年5月27日东明石化成为第一家获得原油进口使用权资质的地炼企业以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经有7家企业获得了原油进口使用权。宝塔石化8月4日获得原油进口使用权,这是继东明石化、盘锦北燃、中化弘润、利津石化、垦利石化、亚通石化之后,第七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地方炼厂。另外,还有汇丰石化等数家企业仍在审核过程中。

  安迅思研究与策略中心总监、原油与炼厂资深分析师李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发改委审验通过的是原油进口使用权,并非原油进口权,地方炼厂在进口环节仍需通过中联油、中联化、中海油、中化集团、珠海振戎等五家企业代理进口。但即使是这样,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企业对改革进程也非常满意。”

  原油供应问题一直是影响地方炼油企业的“生命线”,过去,地炼企业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国家放开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将为民营炼油企业提供新的、重大的历史发展机遇。

  范薇透露:“地炼企业也在着手准备原油期货,我们已经在给一些企业做套期保值培训,石油产业链也是一个非常长的链条,上下游企业未来可以通过期货价格来定价,确定采购成本或者销售价格,保证企业利润,也可以通过交易所或者期货公司提供的仓单质押服务拓展融资渠道。”

  山东一地方炼厂人士向记者表示:“原油进口的垄断格局正在破冰,未来将有更多优良的民营炼化企业获得相关资质,而且企业获得原油进口使用权规模开始还比较保守,只能满足公司日常经营,随着企业加工量上去,油品质量按标准执行,未来规模有望增加,这些都将促进企业对风险管理的需求增长,利好原油期货。”

  个人:须符合适当性制度

  据记者了解,许多期货投资者对原油期货也非常期待。

  “原油期货一直是商品市场的标杆,即使交易其他商品期货品种,我也会关注原油期货。原油期货交投活跃,市场流动性好,是不可错过的大品种。如果推出,我一定会参与。”期货投资者仇先生告诉记者。

  原油期货的入市门槛并不高。在商品期货领域,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考虑引入投资者的适当性制度。

  按照适当性管理细则草案,原油期货的单位交易者和个人交易者,将分别在行为能力、市场及认知水平、经验水平、风险控制能力、经济实力等方面设定相应的适当性管理标准。包括个人投资者申请开户,应具有累计不少于10个交易日的境内期货仿真交易成交记录,且开户前一交易日日终保证金账户可用资金余额不低于10万元或者等值外币;或者已在境内期货交易场所、与中国证监会签署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国家(地区)期货监管机构监管的境外期货交易场所开户的,近3年内具有10笔以上的境内或者境外期货交易成交记录。而对投资者违规的处理,能源交易中心拟引入“黑名单”的监管措施,一旦被列入黑名单,投资者将不能参与能源交易中心上市品种合约的交易。

  “原油期货影响因素较多,走势较为复杂,与其他品种相比风险较大,需要投资者具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不但要具备期货交易的能力,也要有一定的宏观经济以及现货行业的知识,适当性管理制度的制定是合理的。”仇先生说。

  近日,原油期货刚经历了一波加速下跌。

  截至8月7日的一周,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原油期货累计暴跌3.02美元,跌幅为6.46%,创近6个月最大单周跌幅,距今年3月17日创下的42.41美元的10年最低水平仅一步之遥;布伦特原油期货也跌破50美元关口,报49.21美元,同样逼近多年新低。

  8月11日,受中国央行意外下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人民币创20年来最大跌幅并触及3年新低影响,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9月原油期货价格收盘下跌1.88美元,跌4.18%,报每桶43.08美元,创6年新低;与此同时,洲际交易所(ICE)布伦特9月原油期货价格收盘下跌1.23美元,跌2.44%,报每桶49.18美元。

  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董丹丹表示:“原油期货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在低位徘徊。”

  不过,油价下方也有支撑,因为中、美等国都加大了原油进口力度。自6月底以来,美国原油进口量始终保持在每天700万桶以上的高位。

  据中国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我国7月进口原油3071万吨,同比大增29%,创历史新高。在此之前的6月,我国原油进口量达2949万吨,折合每天720万桶,接近今年4月创下的年内最高月度进口量,再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警惕汇率风险

  范薇表示:“与其他商品不同的是,原油期货基本方案为‘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将引入境外投资者。境内个人、机构投资者将和境外投资者在同一个市场内进行交易。”

  她进一步指出,目前在制度层面,已经基本扫清了原油期货上市方面关于外汇账户、交易规则和银行结算等障碍。

  此前,央行发布的《做好境内原油期货交易跨境结算管理工作的公告》明确,境内原油期货交易将以人民币计价、结算。境外交易者、境外经纪机构可以直接使用外汇作为保证金,外汇保证金结汇后方可用于境内原油期货资金结算。境内原油期货交易盈亏结算、缴纳手续费、交割货款或补充结算资金缺口等需要结汇、购汇的,通过存管银行办理,按外汇管理有关规定执行。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也发布了《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经纪机构从事境内特定品种期货交易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各交易主体外汇账户管理要求,实行专户管理,资金封闭运行,降低交易风险,同时还明确了境外投资者用于期货交易资金不占用银行短期外债指标,便利相关资金运用。

  资金汇兑方面,明确境外投资者可根据期货交易保证金、盈亏结算等实际需求,直接在开户行办理结购汇,结购汇后资金可以直接划转。

  为便利数据报送,《通知》还明确了期货交易涉外收支以及有关交易数据统一由开户银行、交易所通过系统报送。

  此外,在财税政策方面,原油期货保税交割业务暂免增值税;境外投资者从事原油期货交易的所得,目前暂不征收企业所得税。

  在海关层面,有别于此前同一个储罐只能存放一个货主原油的政策,原油期货同一储罐可以存放不同货主同一交割油种的保税原油;原油期货保税标准仓单可以转让;原油期货交割,其完税价格依据为“结算价+升贴水”。

  “从配套规定的不断出台,可以看出原油期货准备工作已经开始深入到具体的操作细节。”范薇指出。

  同时她强调,对于境外客户来说,不论是用何种币种作为保证金,都面临汇率风险,在人民币中间价出现大幅贬值的背景下,这部分客户更应该做好对冲汇率风险的准备。“对于境内投资者来说,也不用太过担心,境内投资者具有熟悉国内期现市场的优势。从我们现在积累的境外潜在客户来看,主要包括油企,特别是与中国有生意往来的油企,还有对冲基金等,对冲基金可能会在多个市场进行套利。”范薇透露。

文章录入:hankuncalm    责任编辑:hankuncalm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

    关注

    民生

    友情链接:

    百度腾讯新闻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搜狐新闻美通社南方报业网
    人民网凤凰军事网易中国周刊司法部中纪委监察部报网站中国评论新闻网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京ICP备10212063号
    主办: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北京旭日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新闻访谈》Magazine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