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现在的位置:文章中心>>历史

台湾文化不死 文人积聚救杂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4/21

  • 台湾文化不死 文人积聚救杂志

    170余位文人,捐赠600多件藏品,为了救1本杂志。这种颇有江湖侠义风范的举动发生在21世纪的商业社会中,有些超现实的感觉。

    日前,拥有30年历史的台湾知名文学杂志《文讯》面临无处容身的现实,急需筹款以度过危机。消息传来,台湾文艺界人士纷纷捐物义卖,两个月时间即募得600余件藏品,其中不乏于右任书法、丰子恺漫画等市场价值不菲的珍品。内地文学爱好者在感佩众人义举的同时,也在感叹:为何台湾文艺界人士能破除“文人相轻”的铁律,抱团取暖?如果类似的事件发生在大陆,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历史沿革:《文讯》的根脉与历史


喝过党奶水的文青:从国民党官办杂志到民间文学史料杂志

创刊于1983年7月的《文讯》到今年7月整整走过了30年的历程。在最初创刊的20年里,《文讯》的办刊资金由国民党支付。2003年时,国民党宣布停止提供经费。《文讯》现任总编辑封德屏四处求援,筹集到了200万新台币,成立了“财团法人台湾文学发展基金会”,努力保留下了《文讯》。《文讯》一直致力于对台湾文学史料的收集整理。在杂志社内设立的“文艺资料研究及服务中心”,到2011年已有图书3万余册,作家资料3000多份,作家手稿1000多种。这里收集的资料,仅次于台南文学馆在台湾最全的文学资料库。

 

《文讯》曾是一个隶属于国民党文工会的文学杂志,在2003年摆脱了国民党党属刊物的政治色彩,走上了漫长的独立之路。用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教授邱坤良的话说,这是一个“喝过党奶水的文青”。《文讯》为台湾文坛所称道的文史整理无疑是小众的,但在众多作家的响应之下,《文讯》的做法是“民间刊物如何生存”的一种探索和启示。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于右任在民国时期书坛上最有影响,被誉为“当代草圣”。此次拍卖中有两幅他的作品。

因为《文讯》,台湾的文学脉络历历分明

移居加拿大的台湾诗人痖弦曾做过《幼狮文艺》的主编,也曾主掌《联合报》文艺副刊二十多年,家里一期不落的杂志收藏却是《文讯》。“我常跟朋友开玩笑,如果我得了老人痴呆症,要写回忆录,非要找《文讯》不可。”痖弦觉得,《文讯》的文学数据,“公认是最完整,最有系统,也符合文献学、版本学、目录学的体例与标准。”

1982年国民党第三次文艺座谈会举行,结论是成立文艺资料研究服务中心。《文讯》现任总编辑封徳屏说:“(成立文艺资料研究服务中心)意思是,你作为执政党,要勇敢地承担起这些作家的资料研究中心”,因而先有了“文艺资料研究及服务中心”,后才有了依托于它的媒体《文讯》杂志。

  

对《文讯》来说,办公其实并非要多大的空间,重点是“文艺资料研究及服务中心”的安置。该中心现有中文文艺图书六万余册,已停刊之重要杂志及正在发行之文学杂志,计八百四十余种四万多册,作家资料三千多笔,作家照片、文艺活动照片两万余张,作家手稿一千多种,并累积超过十六年的剪报数据,以及近十年的各报纸副刊、读书版、文化版。

  

与封徳屏相识了三十多年的陈素芳曾在文章中称赞,“因为《文讯》,台湾的文学脉络历历分明,在华文世界明确标示自己的存在。它是立体的台湾文学史,正逐日一砖一瓦地打造中。”点击查看《170余位台湾作家义拍救《文讯》》

02

自我救赎:台湾文人怎样让一本寂寞的杂志活下去?


文学环境衰落:《文讯》的遭遇即是台湾文学的遭遇

1949之后,国民党报纸管控严厉,民众、文学人士得以宣泄的管道只剩下文学一埠。因“琼瑶效应”名噪一时的《皇冠》杂志创办于1954年,同样辈分的还有《幼狮文艺》等。50年代的台湾文坛,官方支持的文艺机构接二连三出现,文艺杂志有80几种,得到官方补助的有十几种。

1983年创立时,《文讯》隶属于国民党文化工作会。痼疾仍在,但文艺政策已经开放了许多。“经过70年代后期乡土文学的论战,80年代国民党对台湾的管理开始走一条不一样的道路,社会禁忌开始解除,被压迫的力量慢慢显现。”《文讯》杂志前总编李瑞腾说,《文讯》创刊目的之一是拿刊物作桥梁,沟通人民和党部,也沟通文艺界。

随着台湾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大,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渐趋多元。文学已不再是人们宣泄的唯一管道。从大环境上讲,文学的衰落是必然的。在世界各地,都有因娱乐工业蓬勃而导致文学衰落的例子。封徳屏还记得,《文讯》一共搬了五次家。位于台北市中心区中山南路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旧大楼是《文讯》现在的地址。上世纪90年代大楼改修,完工后“整个国民党的单位都进去了,他们几乎忘了还有一个《文讯》,因为我们一直算边缘,但直属中央的。”经过提醒,党部才为《文讯》争取到一间“地下室”。待了三年,好不容易搬到了六楼,面临的却是2000年台湾政党轮替,国民党成为在野党。

也就在“沦为在野党”后不久,国民党财政吃紧,便宣布了停办《文讯》、《中央月刊》、《近代中国》等刊物,2003年之前,国民党每年资助《文讯》杂志七八百万台币,停刊也就意味着一没钱都不给了。这中间,国民党党部不止一次想停掉《文讯》杂志,作家林海音、出版人蔡文甫等人都会代表文艺界致信党中央。

“不舍《文讯》一夕间被迫停刊,我们在几位不求报偿、热心人士帮助下,筹措了最低门坎两百万台币,成立了‘财团法人台湾文学发展基金会’,”封徳屏说。这也带动了《文讯》脱离官方背景,朝民间文学史料杂志转变。这十年来,别的文学杂志努力三分,《文讯》要辛苦八分。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香港著名作家、出版人陈冠中先生在接受腾讯文化独家专访时谈到,台湾文化界一直有一个“共同体”的感觉。

《文讯》有难:170位文人义拍 全台文人鼎力支持

2006年,原国民党中央党部大楼卖给了长荣集团,虽然长荣集团对《文讯》慷慨,当时允许杂志社还可以在大楼中继续办公十年,不要房租。可到2016年,“大限”将到。在《文讯》的官网上,一篇题为《不变文学初心,开创史页佳话》的文章中,封徳屏这样写道,“面对《文讯》及‘文艺资料中心’即将搬迁到地下室的搬迁装修费用,以及两年半后又将面临典藏空间、重新寻找租赁场地的问题,我实在感到吃力无助。”

去年3月,《文讯》一度被告知需要提前解约,杂志社要短时间内搬迁,但找了几处有意向的地址,都因各种原因未能达成合作意向。面临即将无处容身的现实,今年初封德屏写了近200封信求助文艺界人士参与义卖筹款,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收集到了170余位文人捐赠的600多件拍品。这些拍品包括了毕璞捐出的13幅丰子恺原稿漫画、林语堂行书辛弃疾的《鹧鸪天》;杨济贤捐出的于右任草书对联等。作家王鼎钧还特意托人从美国带回了张隆延送给他的对联。后来王鼎钧又寄来了一本精致的线装手稿,里面都是他的毛笔字。王鼎钧在信中说:“文讯筹款,将要成为文林的一件大事。”王文兴则是在宣纸上抄录了《家变》中他最爱的两段文字,作为手稿捐出。

在这次的募捐拍卖中,有两点很值得大陆文化界羡慕。一是一呼百应的气势。《文讯》总编辑封德屏写了将近两百封求救信,就有170多个人将其付诸行动,捐出了藏品,这样的“捐赠率”让人称奇。二是赠品的质量。此次台湾众多文人捐赠的私人藏品中,不乏丰子恺、于右任等人的书画珍品。

于右任在民国时期书坛上最有影响,推行标准草书化的运作,还成立草书研究社,创办《草书月刊》,他被誉为“当代草圣”“近代书圣”“中国书法史三个里程碑之一”。在今年6月份进行的北京匡时2013年春拍中,于右任草书《满江红》以172.5万元成交。这个价格折合新台币超过800万,已经达到了国民党主管《文讯》时每年拨出的运营经费数额(2003年之前,国民党每年资助《文讯》杂志七八百万台币)。可以想见,此次这些拍品如能按市场价顺利拍出,《文讯》的资金压力当可立时缓解。

政府与文艺:台湾当局对文创产业的态度是怎样的?

尽管《文讯》面临窘境,但封徳屏在谈到台湾当局对杂志的影响时,反复提及的一句话却是“应该感谢国民党”。因为《文讯》的身份特殊,将其单纯视作一本杂志的观点是不够全面的。1982年国民党第三次文艺座谈会的结论是成立“文艺资料研究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文艺资料中心”),《文讯》是在这个中心下边成立的一份有媒体属性的杂志。封徳屏介绍,文艺资料中心的成立是为了服务,《文讯》会登很长的抗战文学史料,但商业性的文学杂志不会做,“因为挺卖不出去的。”

《文讯》早期的销售量在三四千册间,但是它总会抵达它该抵达的地方,因为当时是党部编印的,所以几乎所有的图书馆都会有,大部分从事文学教育和文学评论工作的人,都会收到这个刊物。可以说,正是在国民党的资金支持下,《文讯》及文艺资料中心得以广泛接触台湾各类作家,并与他们建立深厚的情谊。如今虽然资金供给停止了,然而这一段段的情谊却转化成了新的衣食父母,继续给《文讯》“输血”。

除了党派对媒体的支持外,台湾对文化创意产业的各个门类大多有所扶持。在电影方面,台湾有旨在扶持本土片的发展“辅导金”制度,即由政府直接出钱资助本土片的制作。1990年,台湾总管新闻与影视的行政新闻局设立了电影辅导金,以期资助台湾本土电影的发展。目前,辅导金的资助金额以“片”为单位,分为旗舰组、一般组和新人组。旗舰组针对的是投资成本在3000万(单位:新台币,下同)以上的大制作,每部片的资助上限为2000万。新人组鼓励第一次执导剧情长片的新人导演,资助上限为800万,一般组的资助上限为1000万。

辅导金创立后的第二年,在美国做了7年家务的李安返回台湾,在辅导金的资助下执导了处女作《推手》,其后的《喜宴》、《饮食男女》都得到了辅导金,可以说,没有辅导金,就没有李安。除了李安,其他几位电影大师如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侯孝贤的《戏梦人生》、蔡明亮的《青少年哪吒》、《爱情万岁》也都拿到过辅导金的资助,2008年创造了票房奇迹的《海角七号》也有辅导金的资助。辅导金问世20多年来,虽然针对其执行上的细节一直争议不断,但它对台湾本土电影发展做出的推动作用,却是毋庸置疑的客观事实。点击查看《台湾文创产业可借鉴的优势》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台湾地区政府对于文化创意产业的扶持,总的来说颇值得称道。图为马英九出席台北书展时的情景。

03

一呼百应:《文讯》为何让文人闻讯而来?


台湾文人的孤岛情结:孤零飘摇,唯有抱团取暖

台湾,相当长的历史以来,一直被迫或无奈地悬至于离中国大陆最近仅130公里外的孤岛上,16世纪中叶以后,台湾沦为西班牙、葡萄牙等列强的殖民地、1895年台湾又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开始了长达50年的日据时期……也因为台湾身处这样一个独特的殖民色彩的历史之中,台湾人的孤岛情结一直都非常浓烈,他们似乎在海之角,天之涯,寻找着他们的母爱和心灵的归宿,却屡屡深受折磨。所以,他们才会转而往内心里找遍答案,于是冒出了所谓的台湾主体意识。

2013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获得者,香港著名作家陈冠中先生在接受腾讯文化的独家专访事,也对《文讯》募捐事件谈了自己的看法:“台湾文化界一直以来有一个“共同体”的感觉,这种感觉在香港是没有的。我当年看到《印刻》的出版人初安民,问他为什么要做《印刻》,他说就是为了维护我们的“共同体”。香港不见得有这样一个空间和一个氛围,台湾文化与写作上就是这么一个共同体的概念,文化界互相扶持,这一点台湾做得比香港好。”

作为资深出版人,陈冠中曾创办香港知名杂志《号外》。对《文讯》的遭遇,他表示非常理解:“做文学杂志就是要知道会有很多困境,要能熬下去,特别是纯文学杂志,不能期待太多。熬下去,有想法的话,长远是会有收获的。”比起香港的文学杂志境况,陈冠中认为,台湾文人的“抱团”精神更有助于杂志度过危机。“台湾作家觉得自己是一个共同体,但以前香港的作家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个体。并不会主动说大家成天聚在一起会怎么样,而台湾作家是整天一起喝酒的。” 点击查看《陈冠中评<文讯>困境:台湾文化界向来都是互相扶持》

脱离政府独立运营,让文人对《文讯》更有归属感

在募捐倡议得到非常积极的反馈后,台湾文学馆馆长、《文讯》杂志前总编李瑞腾说:“响应那么热烈,就可以看得出来,《文讯》长期累积的社会资本其实是非常雄厚的”。“社会力量永远是大于政府的力量,我们过去的思维是依赖,其实不对,因为真正的民间力量是必须要开发出来。力量在民间。”

在此次《文讯》危机中,台湾文化主管部门并没有什么拯救的表示。作家亮轩说,《文讯》拍卖筹款一事,“也没听见龙应台‘部长’有什么呼应”。去年,台北成立“台北文学馆筹备处”,未来的台北文学馆以文学数位和城市交流为主,对文学资料,他们只收电子档。“他们只收电子档,我就觉得很滑稽。”

台湾民间社会力量的光芒在于,他们往往能从本位意识上思考,台湾九歌出版社总编辑陈素芳说,“就‘文化部’来讲,僧多粥少,文学馆、各地文化局等,他其实也知道要做。在我们看来,重要的是文学作家们的立场。台湾的民间的力量还蛮够的,自己来想办法,虽然很辛苦,但有独立的感觉,不要受干预,也很好了。”

从以上的台湾出版界、文艺界人士的表态中不难看出,在脱离政府独立运营后,政府对《文讯》这类文学杂志的态度似乎是任其自生自灭。此次台湾文化主管部门对《文讯》并无“搭救”之意,这反而让文人对《文讯》更有归属感。加之多年来不分门第流派,对台湾各界的作家都给予过帮助,此次作家们积极参与捐物义卖,也可以看做是一场投桃报李的“反哺”行为。

《文讯》杂志自我求变:与其期待政府有好的文化政策,不如自己先站稳

客观地说,这次主动出击的义卖行动,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因为《文讯》与文艺资料中心的“大限”是2016年年底,距今尚有2年半的时间。而封德屏与她的同事再决定拍卖筹款之前,曾进行了为时不短的化缘筹款、寻找廉价租赁用地等积极的自救行为。也就是说,早在大限将至的三、四年前,《文讯》团队就已着手主动破除危机。按封德屏自己的话讲,“搬出去还是要一大笔钱,与其期待政府有一个好的文化政策,不如我们自己先站稳。”

在人们的传统意识中,文学杂志就该是安于清贫,艰难度日的。作为《号外》杂志创始人的陈冠中先生回忆当年港台文学杂志生存状态时,不无心酸地评价了一句:“很多(杂志)当年都是苦哈哈的,谁有钱呢?”如果说杂志的工作人员可以安于清贫,多干少拿,那存有3万多册图书的文艺资料中心就是实打实的消耗品了。台北市政府去年曾帮《文讯》寻找场地,台北一些国中、国小有闲置的教室,封徳屏也去看了,“我们资料多,老楼的承重力不够,得修补,所以还得花大笔钱,政府的意思没有办法给”。

正是这样更甚于普通文学杂志的窘境,让《文讯》提早很多年便开始“自我求变”。也正是这样求变的意识和广结善缘的扎实工作,使如今全台文人倾囊救《文讯》的景象得以出现。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因为长期身处殖民历史之中,台湾人的孤岛情结一直都非常浓烈。电影《海角七号》将这种情绪渲染得非常到位。

04

镜鉴大陆:保留文学火种,我们可以做什么?


卖版面、野鸡刊:丑闻笼罩的大陆文学期刊现状

诚如陈冠中先生所言,海峡两岸的纯文学刊物大都苦哈哈的,谁有钱呢?于是各家都会出于自身的实际状况,而想出各自的创收招法。大陆的文学、学术期刊常见的操作方法是卖版面和暗自操作“野鸡刊”。

所谓卖版面,顾名思义很好理解,即是把刊物上面的版面明码标价,直接出售给想登载的“客户”。这种卖版面的行为通常是给钱就登,杂志方面不会在乎稿件的质量如何(从反方向想,质量上乘的稿件也不用通过花钱买版面的方式刊登了)。

“野鸡刊”的操作相对复杂,去年《大家》理论版的事件就是野鸡刊的典型案例。《大家》创刊于1993年,是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曾是上世纪90年代文学转型期最具影响力的纯文学杂志之一,一度每期发行量两万多份,被列为《中文核心期刊》,被文学界称之为一批黑马。众多文学青年,都以在上面刊登作品引以为傲。进入到21世纪,《大家》也如其他文学刊物那样陷入低谷,难以为继。为摆脱困境,《大家》杂志在维持双月刊版不变的基础上,又推出了一份“理论版”,每月推出三期,专供需要发表论文以应付职称评定之用的人员使用。

卖版面和“野鸡刊”说到底是一回事,都是把杂志的资源直接换成金钱。套用经济学上的说法,都是权力寻租的一种形式。因为大陆的出版法规规定,办杂志之前必须申请刊号。而在所有这些杂志中,还有1980余种“中文核心期刊”。而在国内的副高、正高职称评定中,要求必须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过论文。于是,这些核心期刊就被赋予了“发稿权”,将版面以一定价格出让,甚至单做一本杂志专门用于寻租的行为,就可以理解了。归根到底,是政策赋予特权,特权招致腐败,腐败暴露就成了丑闻。 点击查看《<大家>杂志停刊整顿 文学刊物出路何在?》

如果《文讯》生在大陆:我们会捐钱救它吗?

公允地讲,大陆很多期刊“卖版面”的行为实属出于无奈。在《小时代》可以票房过五亿的当下,让文学期刊坚守清贫是个特别不人道的事。而大陆学术期刊手里的“登论文评职称”特权,就如同饿得两眼冒金星的人手里拿着的金饭碗,让他们去学《文讯》杂志化缘般的“求画拍卖”,同样不合理。

然而,收费刊登稿件毕竟是不合法的举动。《大家》杂志野鸡刊事件后,对于文学杂志的权力寻租问题,各级主管部门也开始重视起来,并实施了一系列举措。再加上杂志管理上面的“管办分离”大势,出现文学杂志大批关停的现象,是可以想见的。如果到时有一家杂志如同《文讯》这样,向作者募集书画,义卖拯救杂志,你认为如果没有上级主管部门的压力,作家们会支持吗?如果有类似的义卖,你回去参与拍卖,为拯救文学杂志出一份力吗?

结语

台湾百余位作家携手倾囊救《文讯》这件事,让我们既叹息文学在如今的日渐落寞,又感佩台湾作家们侠义古风。大陆文学界可否效法?文学杂志是否真的无力抵抗黄昏的到来?我们作为读者在其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今日

关注

民生

友情链接:

百度腾讯新闻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搜狐新闻美通社南方报业网
人民网凤凰军事网易中国周刊司法部中纪委监察部报网站中国评论新闻网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京ICP备10212063号
主办: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北京旭日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新闻访谈》Magazine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