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现在的位置:文章中心>>教育

小学校长为救落水学生致残 生前曾收养4名贫困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4/21

2012年01月28日 09:17 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记者翻遍覃东荣家的相册,找不到一张他生前较为清晰的照片,只有这一张模糊的影子,矗立在青山之间。资料照片

  2011年11月7日,一份报告被送往湖南省张家界市委、市政府。报告人是张家界市永定区教字垭镇七家坪村党支部、七家坪村委员会。报告后面附录着1098个老百姓的签名,这1098个百姓只有一个诉求:请求市委号召全市党员、教师等向最美乡村教师覃东荣同志学习。

  覃东荣是张家界市教字垭镇中心完小原校长,中共党员。1993年,他在洪水中抢救镇幼儿园财产负伤致一级伤残,1996年6月1日病情恶化,医治无效辞世,终年58岁。

  一位去世已15年的乡村学校校长,为何令老百姓如此眷恋?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日前赴张家界采访。

  为救落水学生,成了“拐杖校长”

  1962年,高中毕业的覃东荣回乡当上了民办教师。他经常对身边的同事说:“教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教师的最高境界是对学生的一切负责。”1973年5月10日,覃东荣在甘溪峪小学教学,这天,暴雨下了3个小时。放学时,溪水涨了大半河,覃东荣就护送同学们回家。经过土门潭时,学生杨贤金突然从独木桥上跌落潭中。覃东荣马上跳入潭中抢救,经过一番拼搏,学生得救了,他却在水中被乱石撞伤,左腿骨折,终身致残,从此拄起了拐杖。同事们看他走路不方便,曾多次劝他尽量少做事多休息,但他却说:“‘瘸子’也一样干教育。”

  “瘸子”如何干教育?缺少办公室便将数百本作业本背回家,批改完再背回学校;下雨溪水见涨时坚持把学生一个一个接过去,放学后再一个一个送回来;行走不便也坚持翻山越岭搞家访,他家访过的学生在1万人次以上……

  覃东荣膝下只有三个儿女,而叫他“父亲”的人却有很多。因家庭贫困被覃东荣“收养”的伍良平回忆说:“1985年我辍学在家,覃老师拄着拐杖来到我家,让我去他家吃住,第二年又将我妹妹接了过去,之后又陆续收养了4个贫困学生。当时覃老师家也很穷,一天邻家大妈跑过来问:‘东荣,你家3个孩子正在上学,你走个正经步子都成问题,这样做到底图个啥?’覃老师摆摆手说:‘你小声点!我什么也不图,孩子们不能没有文化,我们夫妻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他们培养成才!’那时生活真的困难,但他从不苦了我们,有肉吃时把覃家兄妹支开,瞒着他们兄妹给我们零用钱……最大的问题是住房:一家12口人挤在一间木板房里,在木板房外搭建的一个小石屋成了临时厨房。为了让我们过得舒适,覃老师便想修建几间房屋,因为缺钱,他和长子覃梅元在空闲时间便去河里挑细沙和石子,两个月后,90平方米的三间寒舍终于竣工,6个‘野孩子’分到了最宽敞的房间和床铺。如今,我们都已成家立业,我常想如果没有覃老师当年的不辞辛劳,我们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他的“死板”,老百姓喜欢

  “严格、严厉、严肃”是覃东荣对待工作的准则。上级检查教学,他规定谁分管谁作陪、不吃馆子下食堂;自家亲戚在校园内卖甘蔗,被他请出校门;远房亲戚离职时忘记交公的雨伞,被他索要回学校;一位家长送了一袋自产的土花生,他坚决不收,将袋子放在马路上……

  一次,覃东荣在寒假放假典礼上对学生们说:“礼尚往来固然重要,可为什么不多走走长辈、孝敬父母?有的人,一切向钱看,动不动拿公款吃喝、送礼,我覃东荣把丑话说在前头,有老师来我家吃饭,我欢迎,谁要提着礼物来,莫讲到时我翻脸不认人,叫你不好看!”“死板”的覃东荣没有惹人嫌,老师们都觉得他严肃得可爱。

  教字垭镇联校原校长罗振声对发生在1989年6月的事情记忆犹新:“那时正值教字垭镇联校每学期第二次教学评估检查,覃东荣任纪检组组长。午餐时间,他看到桌子上炒了一桌比较丰盛的菜,就对该校校长说:为何对我们特殊招待?校长答:几盘肥肉而已。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学校财力紧张,把钱节约下来用在购买教学用具上多好……当然炒了就不能倒掉,我不饿,你们自己吃吧!说完他便拄着拐杖回到了教字垭完小食堂吃中饭。后来老师们才知道,他已有两个多月没吃过荤菜了。可他每隔两个星期,都要借钱称两斤猪肉提回家,为收养的6名贫困学生改善伙食。”

  “死板”的覃东荣对师生又有着水一样的情怀:在全票当选的情况下他将省劳模荣誉辞让给他人;哪位同事生病,他一定第一个前去探望;县教委有意调他任镇联校校长,他拒绝:“我不是当官的料,我离不开讲台,离开了就浑身不自在,还是另选他人吧。”

  同事赵如秋回忆:“1972年,覃东荣自荐来到条件最艰苦的甘溪峪小学任校长。那时我家很穷,只好每天带红薯到学校当正餐,有时饿得无法正常教课。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天天吃红薯怎么行?从现在起,你吃我的饭,我吃你的红薯。’我不答应,他便把红薯抢了过去,抢来抢去,我们只好将米饭和红薯对半分。看见他拿着红薯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就想我一定要站好讲台,不辜负校长。”

  教字垭镇68岁村民李月娥对记者说:“现在这样的人少了哟,我们老百姓最喜欢覃东荣这样的‘死板’咧。”

  谢绝报道,他的故事口耳相传

  一提起1993年7月23日,覃东荣的长子覃梅元便流下眼泪:“那晚凌晨两点钟涨洪水,他不顾自己家的粮食,催着我去镇幼儿园抢救财产。他行走不便,还要一起去,大家劝他上岸躲躲他偏不听,谁料一面垮塌的墙壁砸在了他头上,这一砸,将他的命都砸掉了半条。”

  经过6天6夜抢救,覃东荣醒了。在随后瘫痪在床的3年时间里,他最关心的只有两件事:党费有没有及时上缴,孩子们有没有认真上课。一次睡醒后他抽泣着:“我怎么睡在这里?我要起来给学生讲课去!”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覃东荣常对来看望他的人说:“你们去忙吧,把教学抓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我只要下得了床,就一定要回来的!”可覃东荣没能再回去。1996年6月1日,覃东荣因病医治无效,不幸辞世。人们想为他找件像样的寿衣,找到的却全是补丁衣。这个在教育事业奋斗了34年,把一所贫困山村小学办成全国读书读报先进单位、全国雏鹰红旗大队、全国少先队红旗大队的老校长,留给世界一片光明,留给家人的却只有两万多元的欠条。

  记者不解,为何覃东荣在世时没有被公开报道?原来,在覃东荣为救学生变成残疾人后,曾有中央媒体记者千里迢迢来到张家界采访,但被他婉言谢绝:“作为一名教师,师德是第一位的,救学生是我分内的事,无论谁碰上都会这样做,我不要宣传。”在以后数年里,媒体发起的多次采访请求均被拒绝,他的事迹一直没有被挖掘。

  教字垭镇以自己的方式祭奠这位早逝的英魂:每年清明节上百人上山扫墓,每年教师节召开座谈会。在民间,覃东荣更是老百姓最怀念的人。教字垭镇30岁的贺祖说:“这里的人谈教育离不开覃校长,他的故事口耳相传。我和他没有生活在同一时期,但他的事迹我都知道。”

  在长沙从事咨询行业的郭应军了解到覃东荣的事迹后,个人向即将开始运作的“覃东荣教育基金会”捐助了2000元。郭应军一直关注本报等单位发起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活动。他对记者说:“光明日报前总编辑胡占凡同志曾在‘寻找最美乡村教师’颁奖典礼的致辞中提到,‘希望让这一可敬可爱可学而默默无闻的庞大群体,以群像的方式走到前台,以此唤起人们对乡村教师群体的关注。’我觉得覃东荣老师的事迹不应该继续被埋没。如果有人不知道贫困山区是怎么办教育的,那么,在覃东荣身上就能找到答案。岁月带不走最美师魂。”(记者 唐湘跃 通讯员 张留)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今日

关注

民生

友情链接:

百度腾讯新闻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搜狐新闻美通社南方报业网
人民网凤凰军事网易中国周刊司法部中纪委监察部报网站中国评论新闻网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京ICP备10212063号
主办: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北京旭日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新闻访谈》Magazine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