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网络传媒集团 今天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首页 今日要闻 访谈 国内 国际 视频 法制 社会 文史 财经 企业 文学艺术 名人书画 军情 图片新闻 健康 汽车 农业 教育 校园 旅游 游戏 动漫 体育 企业工矿 娱乐视频 新闻视频 文化博览

现在的位置:文章中心>>法制

畜牧局长垄断16县审批权捞油水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4-21    【字体:


 生活中,猪、鸡、鸭常见,但对这些家禽牲畜的前期养殖、检疫、出栏等环节,人们却知之甚少。正因此,传统印象中,畜牧局通常被认为是“冷衙门”。然而,随着山东省沂南县畜牧局原局长徐中专的案发,畜牧局这个“冷部门”也逐渐走向公众视野,由此也揭露了“冷衙门”内的腐败诱因。

  近日,沂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三罪并罚,判处徐中专有期徒刑10年零10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一审判决后,徐中专没有提出上诉,目前此项判决已经生效。

  “冷衙门”也“流油”

  据业内人士介绍,畜牧局不像国土、税务、城建等那样“热门”,一直处于被忽略的“非主流”领域。而近年来,随着国家财政对畜牧养殖业资金扶持力度的加大,沂南地区的畜牧养殖、屠宰业发展迅速,产值贡献率占农业总收入一半以上,养殖户、肉鸭加工企业的年利润少则几千万元,多则上亿元。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有群众举报称:“沂南县畜牧局下属乡镇畜牧兽医站财务管理混乱,检疫费收支资金使用随意性较大,主掌畜牧系统7年的‘一把手’徐中专搞内部裙带关系、贪污受贿”。

  群众的举报,不一定是空穴来风。反贪干警凭着职业敏感发现,近几年虽然养殖业屠宰业发展迅速,但畜牧养殖防疫、检疫费及财政税收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多少,存在职务犯罪的可能性较大。

  反贪干警很快发现,畜牧局虽属政府职能部门,但其下属兽医站遍布全县16个乡镇,所从事的工作带有一定程度的垄断色彩,一般人很少介入,其行业自身也缺乏市场竞争的有效监督,涉嫌经济犯罪的空间极大。

  反贪部门选择了以生猪标准化厂改造项目扶持资金拨付去向为主线,展开调查。经过1个月的缜密侦查,徐中专利用职务之便,在争取畜牧养殖项目资金、畜禽产品检疫费收取、畜禽防疫、饲料监管、单位人事调整等方面为个人牟取私利、多次收受贿赂的不法事实,终于浮出水面。

  想尽办法“捞偏门”

  那么,在“非主流”的“冷部门”中任职的徐中专,是如何“捞”钱的?

  据了解,生猪养殖达到一定规模可申请国家补贴,养鸭也同样如此。一名知情人说的话,让人寻味:“畜牧部门是最重要的审批部门,我们县的畜牧养殖业发达,想申请补贴的单位多、补贴金额有限。关键人物就是掌握审批、审核的局长徐中专,你说得有多少养殖企业求他?”

  据办案人员介绍,徐中专与下属界湖兽医站站长张某关系非同一般。张某在担任站长期间,通过徐中专的“帮忙”,承包了一个肉鸭屠宰厂的鸭肠加工项目。其中的“猫腻”就在于,张某的大舅哥李某任该站检疫员。“别看检疫员官职不大,却手握辖区肉鸭屠宰加工厂收取防疫、检疫费等实权。”办案人员说。

  据李某供述,他曾在出县境动物产品合格证存根上做过“多收少缴”的手脚,先按实际数量向相关单位和个人收取检疫费,又采用少写、涂改等手段向财政专户缴纳检疫费。

  检疫费收取多少,几乎全凭徐中专“一句话的事儿”。据查实,该县一家大型食品企业曾找到徐中专想减免检疫费,他未向分管县领导汇报,自行批示减免了该企业检疫费330万余元。

  “2006年下半年,我局向县政府申请了一部分购买畜禽疫苗专项资金20万元。购买疫苗后,经结算还剩4万元。”徐中专供述,“回程路上,我和财务的赵某和兽医站的李某就把这笔钱私底下分了。”

  据判决书显示,自2005年8月至2011年4月,徐中专利用职务之便,在争取畜牧养殖项目资金、畜禽产品检疫费收取、畜禽防疫、饲料监管、单位人事调整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共收受现金36万余元、购物卡10万余元、贵重物品2万余元,折合人民币共计48.9万余元。

  通过查办徐中专,沂南检察机关共挖出该县畜牧兽医系统职务犯罪案件8件8人,总案值700余万元,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500余万元。

  五大原因诱发腐败

  办案人员通过对徐中专受贿、贪污、私分国有资产犯罪案件的综合分析研判,总结出当前畜牧兽医行业管理失范、职责错位、漏洞突出,潜存凸显的五大发案特点。

  “第一个特点是,国家每年都对生猪规模养殖户拿出专项资金给予财政补贴,养殖户为争取到该项补贴,在利益驱使下,不惜拿出巨额‘业务攻关’费用,向握有审批、发放权的人员行贿。”办案人员分析,第二个特点在于,涉案人员在禽畜屠宰监管、防疫、检疫费收缴环节中收受贿赂,对加工企业不收或少收,从而造成防疫、检疫费和国家税款大量流失。同时,兽医站为增加收入,私设收费项目,收取的费用不入账、不上缴,流入小金库,极易被贪污私分,这是第三个特点。

  据办案人员介绍,按照国家规定,返还的防疫检疫费应用于畜牧加工企业技术创新,扶持企业发展和用于动物检疫执法费用。“但实践中返还给兽医站的检疫费却被以发放过节费、加班补助费、值班费、补发工资等各种名义私分、贪污,这是潜存的第四个腐败诱因”。

  “第五个诱因在于,政府为鼓励、扶持养殖业,每年都无偿拨付畜牧兽医局一部分禽畜疫苗专项资金。但实践中,因缺乏有效监管,造成个别管理人员浑水摸鱼,利用假发票虚报冒领,贪污自肥。”办案人员说。

  ■沉思录

  类似畜牧局这样的“冷衙门”还有很多,但是,近年来出现的贪腐案件显示,“冷衙门”里也有大蛀虫。究其原因,无外乎这些部门也拥有资金、资源、权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正因为是“冷部门”,所以相关部门放松了对其的监督,使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足够的空间玩弄权力。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今日

    关注

    民生

    友情链接:

    百度腾讯新闻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搜狐新闻美通社南方报业网
    人民网凤凰军事网易中国周刊司法部中纪委监察部报网站中国评论新闻网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京ICP备10212063号
    主办:北京新城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承办:北京旭日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6-2014 《中国新闻访谈》Magazine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